孙皓
吴国皇帝。264-280年在位。字元宗,一名彭祖,吴郡富春人。曾封为乌程侯。孙休于公元264年7月病死,丞相濮阳兴见魏国已经攻灭蜀汉,下一步必欲攻灭东吴,担心太子孙弯年幼,难以担当保卫国家的大任,于同月改立孙皓为帝,改年号为“ 元兴”。孙皓在位期间,专横残暴,奢侈荒淫,后期更宠信佞臣岑昏,整天饮酒作乐,朝政昏暗,大失民心。公元280年,这时西晋已取代魏国,分六路出兵灭吴,势如破竹,攻入吴境。孙皓命令将士抵挡,将领们答说:“我们流血拼命,奸贼岑昏却在这里溜须拍马,享尽荣华富贵,这怎么叫人心服,将士们谁还有斗志!”孙皓听了,自言自语地说:“如果真是这样,为了保住江山,只好拿这狗奴才来谢百姓,平民愤了。”将领们便欢呼着去捕杀岑昏。孙皓又怕岑昏一死,无人陪他饮酒作乐,赶快派人去阻止,岑昏已经被将士们乱刀砍死。3月,晋将王浚的水师首先逼近建业。东吴将领有的战死,有的投降,已经没有人带兵了。孙皓急得抓耳挠腮,想不出办法来。后来,为了活命,采纳中书令胡仲的建议,仿效刘禅,带着东吴的户籍图册,率领残存的文武百官,出城投降。至此,东吴灭亡,三国鼎立的局面最后结束,东汉末年以来近百年的分裂割据局面告终,中国再度统一。孙皓被晋军押到洛阳,晋武帝司马炎接见了他,请他坐下说:“我设置这个座位,等你来就坐已经很久了。”孙皓回答说:“我在南方也设了一个座位等待陛下。”贾充问孙皓说:“听说你在南方常常凿人眼珠,剥下人的面皮,这叫什么刑法?”孙皓对答说:“臣下弑君或奸诈不忠的人,就处以此刑。”说得贾充哑口无言。司马炎将他降封为归命侯,命令他闲居于洛阳。公元283年,孙皓病死于洛阳。孙皓史称末帝,也称归命侯。

早年经历

永安七年(264)孙休去世,虽然孙休有儿子,但当时蜀汉刚灭亡,再加上交址发生叛乱,东吴国内大为震惊,想立一个较年长的君主。

在左典军万彧向丞相濮阳兴、左张布推荐孙皓下,濮阳兴和张布说服朱太后让孙皓继位,于是作为废太子孙和长子的孙皓在八月初三被拥立为位帝。孙皓即位后,追谥父亲为文皇帝,尊其母何氏为太后,立其妻滕氏为皇后。

登基为帝

据《江表传》记载,孙皓初立时,下令抚恤人民,又开仓振贫、减省宫女和放生宫内多余的珍禽异兽,一时被誉为令主。但很快他便变得粗暴骄盈、暴虐治国,又好酒色,从而民心丧尽。另外,他也把拥立自己的濮阳兴和张布杀掉(据说他们后悔拥立孙皓,被他知道而被杀),又曾迁都至武昌(今鄂州,非武汉),大兴土木。

元兴元年(264)司马昭派遣原来吴国寿春城的降将徐绍、孙彧领着使命带着书信,陈述国事形势的利害,前来吴国向孙皓说明。

甘露元年(265)三月,孙皓派遣使者随徐绍、孙彧.前往魏国,送去给司马昭的回信,说:知道您以超过世人的才干,位居相国的职任,有移化引导皇帝的功劳,辛勤至极。寡人无德,顺承皇统,想与贤良之士共同拯救乱世,而由于道路阻隔没有实现这一缘份,您的美意真切明显,深沉执着。现派光禄大夫纪陟、五官中郎将弘璆前来宣明我的诚意。徐绍行至濡须,孙皓将他召回来杀死,将其家属迁徙到建安,起因是有人报告徐绍称赞中原。

同年七月,孙皓派人把朱太后杀害,随后又把孙休的四个儿子遣送到一个偏远的小城,到达后,便将其中较年长的两个杀害。孙皓荒淫好色。张布的女儿曾经很受孙皓的宠爱,孙皓杀掉张布的后一天故意问张美人:你父亲到哪里去了?张美人气愤的说:被奸贼杀死!气的孙皓命人用木棒锤死了她。后来,孙皓因思念张美人容貌,又命人刻制出她的木像,整天放在座位旁边。有一次,孙皓问左右:张布还有女儿吗?有人说有,但已出嫁。孙皓命人马上把他抢进宫,对其大加宠爱,昼夜厮混,不理朝政。孙皓又叫工匠用金子打造数以千计的各种首饰,然后让宫人戴上首饰互相摔跤,以此为乐。这些首饰往往早上带上,晚上就坏,坏了马上另作,工匠们也趁机偷盗,于是吴国国库为之一空。尽管后宫佳丽数千,孙皓仍不满足,还要让宦官到处寻找。孙皓还规定,两千石以上大臣的女儿,每年都要报名,凡年龄在15岁以上的要经过挑选方准出嫁。

孙皓经常在宫中设宴,让大臣们陪饮,而且还逼参加酒宴的大臣喝醉,让侍臣任意嘲弄公卿大臣。他还专门设立黄门侍郎数十人,站在大臣背后。如果那个大臣喝醉后胡言乱语,或略有失礼的话,他们都向孙皓禀报,甚至因为孙皓最恨别人看自己,所以有人看孙皓,也是有罪。于是,因酒醉失态而获罪的官员不少。

孙皓还命人将水流引入宫中,如果对后宫哪一个姬妾看不顺眼,马上杀掉,扔进水中。孙皓杀人的方式很多有剥人面皮的,有挖人眼睛的等等。残酷至极,加上他荒淫无耻,所以,到了吴国末期,孙皓已经成为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。

穷兵黩武

曹魏的曹奂禅让,司马炎称帝建立西晋。司马炎本来打算立刻攻伐东吴,但国内赞成及反对征吴的两派发生纷争,使吴国在这段时期得以苟延残喘。

孙皓任用陆逊的族子陆凯为丞相。陆逊次子陆抗亦被孙皓委派镇守西陵等处的边防。两人均是东吴名臣。据正史记载,孙皓曾对两人的直谏有所不满,但因他们世族势大,孙皓始终没有惩罚他们,但在陆凯死后把陆凯家人放逐。

宝鼎三年(268),孙皓开始向西晋发起攻击。这一年,他亲率大军屯驻东关(今安徽省含山县西南),令左大司马施绩攻江夏(今湖北省云梦县南),右丞相万彧攻襄阳(今湖北省襄阳市),右大司马丁奉、右诸葛靓进攻合肥(今安徽省合肥市西),交州刺史刘俊、前部督修则、顾容等率攻击投降晋国的交址(郡治今越南北宁市)叛军,但都没有取得成功。北伐大军被司马望大军所拒,两路主力施绩、丁奉分别为晋将胡烈、司马骏所败,而南征交址军队更是被晋将杨稷大败,刘俊、修则战死,顾容率残军退守合浦(郡治今广西省合浦县东北)

建衡元年(269),孙皓派监军虞汜、威南薛珝、苍梧太守陶璜从荆州出发,监军李勖、督军徐存从建安海路出发,令两军在合浦会合共同剿灭交址叛军。此外,还派遣右大司马丁奉再次北征,攻打谷阳(今安徽省灵壁县)。但到了公元270(建衡二年),丁奉部在涡口(今安徽省怀远县)一带被晋将牵弘击退,李勖部以道路不通为由,杀死向导冯斐后率军无功而返。孙皓为此大怒,丁奉的向导被处死,李勖更是在被何定揭发后,同徐存被全家诛杀。不久后,何定率领五千人马到夏口(今湖北省武汉市)打猎,吴宗室前、夏口督孙秀害怕是孙皓令何定来抓自己,提前带领家送眷数百人投奔西晋。晋武帝拜孙秀为骠骑,仪同三司,封会稽公,礼遇备至。

建衡三年(271),孙皓听信刁玄增改的谶文黄旗紫盖,见于东南,终有天下者,荆、扬之君!认为自己是天命所归,不顾众人反对,用车载着自己的母亲、妻子、孩子以及后宫上千人,亲率大军从牛渚(今安徽省当涂县)西进伐晋。晋军派司马望率军驻屯在寿春(今安徽省寿县)作为防备。结果孙皓的军队途中被大雪所阻,士兵忍受天寒地冻的同时还要负责拉孙皓的车队,都难以忍受这样的劳苦,军中渐渐出现倒戈的传言,因此孙皓只好下令还师。孙皓还师前,右丞相万彧与右大司马丁奉、左留平曾私下商议先自行回去,后被孙皓得知,虽然心怀不满,但介于三人都是老臣并没有马上处置。当年,丁奉病逝。翌年,孙皓试图用毒酒毒死万彧和留平,二人却都幸免未死,但不久后,万彧自杀,留平愁闷而死。

在这两年间里,孙吴在军事上接连取得了重大胜利,使得孙皓的自傲心大幅膨胀。先是在建衡三年(271),南征的薛珝、虞汜、陶璜攻破交址,擒杀晋军守将,并收复了九真(郡治今越南清化市)、日南(郡治今越南洞海市南)两郡,后又平定了扶严夷,使持续多年的交址之乱暂告停歇。接着于凤凰元年(272)秋八月,陆抗成功讨伐了因担心被孙皓加害而叛投西晋的西陵督步阐,不仅成功收复了战略要地西陵(今湖北省宜昌市),将步阐等人夷三族,并且击退了由名将羊祜率领的五万大军,围歼晋将杨肇的三万援军。西陵大捷之后,孙皓因为两年内成功收复失土及大败西晋,越发自志得意满,更加相信自己是有上天相助,还召术士尚广为他占卜看是否能取得天下,占卜的结果显示他将在庚子年青盖入洛阳。孙皓非常高兴,从此专门谋划统一大业,频繁派遣军队袭击晋国边境,但都劳而无功。陆抗上疏反对孙皓的穷兵黩武,希望孙皓看清晋强吴弱的事实,建议暂息进取小规,以畜士民之力,观衅伺隙,又上疏指出西陵、建平战略地位的重要,请求加强两地的兵力。建平太守吾彦也凭借从长江上游漂下的大量木屑,断定晋国将从巴蜀由水路大举伐吴,上书孙皓请求加强防备。但孙皓不仅没有重视这些意见,反而在凤凰三年(274)陆抗病逝后,将他的兵马一分为五,交给陆抗的五个儿子分别统领。

江河日下

自建衡元年(269年,晋泰始五年)左丞相陆凯病逝后,左大司马施绩、右大司马丁奉、司空孟仁、右丞相万彧、左留平、太尉范缜、司徒丁固、大司马陆抗等重臣在六年时间里先后逝世,吴国有名望的旧臣死亡殆尽,政局转坏。

当孙皓忌惮、尊重的重臣都不复存在之后,他的施政也更加残暴,对于其他忠臣的劝谏也就不再接纳容忍。大约从272年开始,他每次召集群臣宴会,都要故意让每个人都喝得大醉,让人在边上专门检举他们的过失。甚至剥人脸皮,挖人眼珠。272年后孙皓对劝谏忠臣的容忍度也大幅下降,不惜痛下杀手以杜绝烦人的谏言:大司农楼玄因为多次直谏忤逆孙皓,被流放广州,服毒而死;中书令贺邵也因直谏而使孙皓痛恨,当贺邵因中风不能说话,被孙皓怀疑是装病,拷打致死;侍中韦昭因多次坚持己见,被以不听从诏命为由处死;东观令华核多次上书劝谏,结果为了一些小事被免官遣返;豫章太守张俊因为给孙奋的母亲扫墓,而被孙皓处以车裂极刑,并夷三族;会稽太守车浚因为开仓赈济饥民,被怀疑收买人心而处斩;湘东太守张咏因为征税不足,被孙皓派人斩杀;尚书熊睦对孙皓稍加劝阻,就被孙皓派人用刀环生生打死;甚至连他曾经宠信的何定、陈声、张俶也被他处决,其中张俶受车裂之刑,陈声更是被锯断头颅而死。

相比于272年后孙皓残暴的高压政策,晋国都督荆州诸军事的羊祜则对吴国展开怀柔政策。天玺元年(276年,晋泰始十二年),继孙秀、步阐之后,吴国又一位重要将领吴国宗室武卫、京下督孙楷叛投晋国,在此前后,平虏孟泰、偏王嗣、威北严聪、扬威严整、偏朱买、邵凯、夏祥、昭武刘翻、厉武祖始也都纷纷向晋军投降。但孙皓丝毫没有感受到危机的来临。在吴国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各地奉承他的人争相献上有吉祥象征的事物,让迷信的孙皓始终坚信自己将一统天下。

战败请降

天纪三年(279年,晋泰始五年),郭马攻杀广州督虞授,在广州发起叛乱。孙皓派遣滕修、陶濬、陶璜率军剿灭郭马叛军。不久,西晋内部达成了伐吴的一致意见,于当年十一月,晋武帝令镇军司马伷、安东王浑、建威王戎、平南胡奋、镇南大杜预、龙骧王濬、巴东监军唐彬等分六路大举伐吴。

天纪四年(280年,晋泰始六年)正月,杜预王浑两军分别向江陵(今湖北省荆州市)、横江(今安徽省和县)进军,接连进克吴军要塞。王浑部率先攻克寻阳(今湖北省黄梅县西南)、赖乡等城,屯兵横江,距建业仅百里之遥。二月,在王濬、唐彬部和杜预部、胡奋部、王戎部的攻击下,荆州的军事重镇丹阳(今湖北省秭归县)、西陵、荆门(今湖北省宜昌市东南)、夷道(今湖北省宜都市)、乐乡(今湖北省松滋县东)、江陵、江安(今湖北省公安县)、夏口、武昌等先后失守,吴军仅战死或投降的都督、监军就有十四人,牙门将、郡守一级的将领更是有一百二十多人,荆南各郡望风而降。

三月,由丞相张悌率领的吴军精锐在版桥(今安徽省和县)王浑部击溃,张悌、孙震、沈莹全部战死。不久后,何植也向王浑军投降。这时,王濬率水军从武昌顺流而下,直取建业。吴主孙皓派遣张象率水军一万余人前往抵挡,但王濬大军一到,张象便立即投降。孙皓又另遣陶濬率军两万迎敌,结果士兵全部连夜逃窜。孙皓周围数百人又请求他杀死宠臣岑昏,他不得以而被迫答应。后来,孙皓听从光禄勋薛莹和中书令胡冲的计策,分别遣送使节向王濬、司马伷、王浑请降,试图分化晋军,未能奏效,江东防线全盘崩溃。

三月壬寅日(28051)王濬率大军进入石头城,孙皓仿效刘禅的做法:备亡国之礼,素车白马,肉袒面缚(两手反绑),衔璧牵羊,大夫衰服,士舆榇(把棺材装在车上),率领太子孙瑾等21人来到王濬营门。孙皓决定投降后,为了让晋军顺利接收各地,广发劝降书信给臣僚。王濬亲解其缚,接受宝璧,焚烧棺榇。并派人将孙皓送到晋都洛阳,孙吴至此灭亡。

病逝洛阳

孙皓归晋来到洛阳之后,被赐号为归命侯,得到晋武帝接见,面对晋武帝的问话,孙皓不卑不亢,说在南方也设了这个座位以等待晋武帝,当遭贾充讥讽剥人面皮时,孙皓反唇相讥孙皓背主弑君、奸回不忠。之后,孙皓便在洛阳居住,有一回晋武帝与王济下棋,问孙皓:听说你在吴国时剥人面、刖人足,有这回事吗?孙皓回答说:作为人臣而失礼于君主,他就应当受这种刑罚。”其实是消遣在皇帝面前坐姿不正的王济

太康五年(284),孙皓在洛阳去世,时年四十二岁,葬在洛阳的北邙山。滕皇后亲自为他写了哀悼文,文章甚是悲痛凄楚。

以茶代酒

孙皓每次大宴群臣,座客至少得饮酒七升,虽然不完全喝进嘴里,也都要斟上并亮盏说干。有位叫韦曜的酒量不过二升,孙皓对他特别优待,担心他不胜酒力出洋相,便暗中赐给他茶来代替酒。

但孙皓是一个暴君,性嗜酒,又残暴好杀。当他对韦曜(别名韦昭)颇为欣赏时,可以酒席之间暗中作弊,偷偷地用茶换下韦曜的酒,使之得过酒关。

韦曜为人却是耿直磊落,他可以在酒宴上暗地里玩些偷梁换柱暗渡陈仓的把戏,但一旦事关国事,由一是一,二是二,实事求是。于是当他在奉命记录关于孙皓之父南阳王孙和的事迹时,因秉笔直书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,触怒了孙皓,竟被杀头送了命。

但是以茶代酒一事直到今天仍被人们广为应用,并称得上是一件大方之举、文雅之事,这无论是孙皓还是韦曜,都是始料未及的。

贾充

贾充对孙皓说听说阁下在南方挖人眼睛,剥人面皮,这是什么样的刑罚?孙皓说:有做为臣子却弑杀他的国君以及奸险狡诈不忠的人,就对他用这种刑罚。贾充听后,沉默不语,非常的惭愧,而孙皓则脸色不变。

戏晋武

晋武帝派人把孙皓以及投降的吴人带来相见。孙皓上大殿向晋武帝叩头。晋武帝对孙说:朕设了这个座位以等待你已经有很久了。孙皓说:我在南方,也设了这个座位以等待陛下。

晋武帝问孙皓说:听说南方的人喜欢做尔汝歌,你能作一首吗?孙皓正在喝酒,乘机举着酒杯劝晋武帝喝酒说:昔与汝为邻,今与汝为臣。上汝一杯酒,令汝寿万春!晋武帝非常后悔让他作诗。

擅长书法

孙皓富有才气,能吟诗,并有一定书法造诣,其书迹流传到唐代,书法家韦续把他的行隶,评为下中品。